🐰致我的兔子先生

搞到真的了。

ABO/气味 5 (完结)

一块砖:

今天的我能否拥有评论


再次修改了下





5.





从主任办公室出来,距离下课还有半个多小时。肖战抬腕看了看表,在是否回教室中犹豫不决。 
 
后边的人问他,“不是要找家长,你怎么来了?” 
 
肖战还没有做出决定,心不在焉的回答他,“你爸妈没有时间啊,只好让我来了。”

那天的打架事件,王一博就算是正义的一方也被叫过去谈话了,找家长的电话转了两拨人,最终还是肖战隆重登场。

 
 
回答完终于做出了决定,回过头说:“那我先回教室了,你也——”

后边句话被吞了回去,因为王一博抓住了他的手腕,拉着他往自己身边拽,“还有半个多小时就下课了,我们提前出去吃饭。” 
 
这个提议听起来很不错。肖战也不是遵守校规一板一眼的好学生,提前出去吃饭可以避开人流,甚至回来后在教室里可以小睡一觉,第四节课也是音乐赏析课,翘掉也无所谓。这样,怎么想都很划算。 
 
但是,那也不能和王一博一起。 
 
肖战心里算盘打得响,再抬起头来,开口很严肃的告诫学弟,“你怎么能这样,翘课不对不知道吗,回去上你的课去。” 
 
王一博看着他不说话,就在肖战以为他要反驳的时候,王一博微微勾起了唇角,居然真的松开了手,答道:“好吧,那我走了。” 
 
真的往西校区的方向走了。 
 
肖战不敢置信他会这么听话,实在是不相信自己在对方心里还有威严存在。他懵懵的也往东校区的方向走,走了几步后回头再看,王一博早已没了影子。 
 
肖战自言自语,吃错药了吗,这么乖。








 
 
等十多分钟后,在校门口的面馆,肖战就收回了之前的想法。 
 
点的面还没有上,老板娘在柜台后边嗑瓜子看电视,门口的帘子忽然拉开了,一个声音毫无遮掩的闯了进来,“一碗面,多放醋和香菜。” 
 
肖战猛地抬头,王一博穿着深蓝色的制服站在那里,逆着光看向这边,一手插兜,头微微偏着,脸上看不清什么表情,飘过来的声调却很高,“你也在这里啊?” 
 
肖战心里尴尬死了,让别人回去上课自己却遛了出来。嗯了一声,手不受控制的抬起来挥了挥,“好,好巧。” 
 
王一博径直走了过来,拉了一把椅子出来坐下,托着腮看他,“真的巧。” 
 
语气怎么听怎么像讽刺。 
 
肖战很想要教育他,但底气不足,王一博看起来比他还要理直气壮,表情堪比吃了鸡后的黄鼠狼。 
 
更何况肖战自己也知道,不想和对方一起出来吃饭,用蹩脚的理由把对方支开的原因,其实都是昨晚。 



 
 
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口就毫无回旋的余地,并不是不敢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,说是害怕不如说是意想不到,连自己都意想不到自己可以如此坦诚的说出“我有啊”。 
 
肖战并不是很软弱的人,喜欢了去追求,在一起了就公开,其实很坦然。只是面对王一博,不是他刻意的装聋做瞎,而是自己的身体都根本不受控制,无论是对视还是笑,他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身体自己已经先行一步了。 
 
“我有啊”或许不是被逼迫后不经思考说出的话,而是莫名其妙心理作用下唯一不敢直面的心里话,所以说出来后才觉得震惊,毕竟他大了一岁,知道秘密存在的理由。 
 
从来不是为了心照不宣。 
 
 








 
 
吃完后逆着人流回去,走到校门口,肖战突然哎了一声。 
 
王一博回头看他,“怎么了?” 
 
肖战表情很怪,纠结半天,突然扑过来用手抓住他,“你这边走吧。” 
 
肖战一直很抗拒身体接触,今天这么主动,实在太反常。王一博偏不听他的话,反手握住手腕上的手,问他,“为什么?” 
 
他们两个在校门口拉扯,光天化日之下有点刺眼,肖战啊了半天,没找出借口,眼睛向后一瞄,突然瞪大了眼。 
 
王一博一直盯着他,刚要出声询问,身后突然有一个女生期期艾艾的开口,“王、王一博?” 
 
王一博没有回头,看到肖战脸上露出了“要死了”的表情,差点笑出来。 
 
那个女生也看到了肖战,啊了一声,“战神?你也在?” 
 
她的视线在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手上转了一圈,“你们在……?” 
 
王一博还没说话,肖战就抢着开口了,“他想去吃火锅,我不让。” 
 
女生从来不是好骗的,瞪大眼睛,终于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,“你们,早就认识?关系这么好?可是当初我……”


 
众所周知,西校区的王一博从来不和别人有过密的肢体接触,长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,被他看一眼都好像冷了三度,何谈靠近。可是现在,肖战和王一博站得这么近,两个人却自然无比。 
 
好像从未分离过。 




肖战知道女生在当初什么。当初让他给送情书,他一副“大家都不熟”的样子,现在却和人在校门口这么亲密,表面一套背地一套,肖战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。


 
他想不出理由,用眼睛一下一下的瞄王一博。这次王一博抢先开口了。他的手从肖战的手腕上离开,很自然的顺着制度的车线勒住对方的肩膀,往自己怀里一带,肖战被他勒的肩膀缩了起来,怪可怜的挤在胸前,脸上露出了惊恐和假装镇定的笑容。 
 
王一博嘴角带笑的说,“这是我战哥。” 
 
 
 
 


 
等离开了人潮,肖战用手肘去怼对方的小腹,王一博假装受伤一样弯了腰,胳膊却越勒越紧。




两个人头靠着头,发梢亲密无间的交叉相和,肖战恶狠狠的问他:“痛不痛?” 
 
王一博的笑隐秘在阴影里,拉对方的手去摸他的腹肌,隔着制服都觉出滚烫来,肖战吓得手拼命向后缩,王一博手比他大,牢靠的包住他,流氓一样的调笑,“不痛,就是很痒。” 
 
肖战的手最终还是被强迫着摸上了对方的腹肌,可是刚刚按上,肖战就突然弯起手去挠王一博的腰。没有料想到他会来这招,王一博痒的立刻收回了手。




肖战猖狂的笑着跑远了,跑了一会儿,看王一博还在原地,立马收了笑,以为自己把对方挠疼了,小跑着回来站在王一博面前,满眼的担心,问他,“怎么啦?没事吧?我弄痛你了吗?” 
 
 
他担心人的时候语气软软的,表情真挚无比,大概谁都不会忍心去责怪他。 
 
刚才他跑回来,踩着光逆着光,头顶的树叶间隙透下来的丝丝缕缕的光线编织在他的脸上和身上,每一次动作都跃动着光斑,像踩在碧波荡漾的水里,被太阳晒过很烫,摸起来温柔的暖暖的,让人想沉溺。 
 
应该没有人会去忍心苛责他与伤害他,月光皎洁无瑕,温柔的像是一汪水,他的脸上都是荡影,明明相隔千里,却又真实的存在眼前。 
 
得到他像奢求。 
 
 


 
 
王一博不回答,却静静地看着他,在沉默长达一个世纪后,他突然问,“为什么刚才不让我和那个女生碰面?” 
 
肖战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,愣了几秒后眼睛迅速眨了几下,黑黑的眼珠滚动好几圈。应该是在想借口。所以王一博快速的跟上一句,“你在吃醋,对不对?” 
 
这一句话恍若晴天霹雳。肖战张了张嘴,王一博以为他要反驳的,结果他没有,似乎也接受了这样的事实,所以最终闭上了嘴。

肖战很不会撒谎,虽然平常打闹的时候,对方也会开出无伤大雅的玩笑骗人,但王一博确信,在感情这件事上,对方从来不会说一句谎话。


 


现在他的沉默几乎等于默认。



王一博觉得得到了鼓励,继续问,“送情书给我的,是不是她?” 
 
肖战这次回答得很快,“是她。”可能是觉得破罐子破摔了,又补充,“我那里还有她给你的生日礼物,你要不要?” 
 


 
 
王一博的一颗心快要飞起来了,在毒辣的太阳下和七彩光一起上升,心底一片熨贴,从头到脚都像泡在水里,满足感爆棚。

昨天晚上的他只是一滴水,刚刚得到了一点点的好处。只是说了“我有啊”,其实代表不了什么,王一博比肖战还要明白,动了心不代表会在一起。今天上午见到对方,肖战甚至一脸的平静,好像昨晚的事情不曾发生过。




王一博不是没有难过过,他怀疑这就是大了一岁的好处,会有一个附加技能,叫做厚脸皮,把别人的心搅成一团糟后就跑路,从来不负责收拾。
 
 
可是现在,他却想肖战一定没有听过别人陈述他的美丽,才会那么轻易的沦陷在他的幼稚把戏里,在几个亲吻中与他呼吸亲密。




他明明是万米高原上的孤高松柏,踩着光的影子和光捉迷藏,在星河岁月里熠熠生辉,却愿意陪他玩一次又一次的幼稚把戏。 
 
他从来都是最了解肖战的人,爱情会让人幼稚,心照不宣的也可以是默契而非秘密,不是年纪小就不知道想要的是什么,而是太知道,所以才可以热血无畏的去追求。 
 


 
他第一次这么轻快的笑了起来,眉飞色舞,很笃定的告诉肖战,“不如我们打个赌,我走了几步,你才会来追我。” 
 
他看到肖战笑了起来,应该是觉得这太幼稚了。可是幼稚的游戏如果是一个人玩,那么早晚会玩腻,可是两个人玩,就会觉得很得意,大概是觉得没有人会这么配合自己了,这么的心甘情愿,蒙上眼睛做亲密关系。 

 
于是他向前走,看到白鸽从东南角飞起,大片的白色棉软云朵漂浮着覆盖整个城市,信号杆拉出的线构成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地面的青苔已经形成了一条线。夏日的正午骄阳炙烤,可能会下雨,也可能不会,正如感情可能会升温,也可能低气压到冷锋过境。
 
 
肖战在后边突然叫住了他,“等一等。” 
 
他真的站住了脚,转过身去。肖战还是站在阳光下,正在笑,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觉得他太过自大而笑。
 
 
对方说,“你不知道大太阳下暴晒,会晒晕吗?” 
 
王一博伸开了手,摆出了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,“那你过来,我给你遮太阳。” 
 



 
爱情里也需要低头和退让,两把椅子摆在一起,永远会因为椅子腿和扶手问题不能真正靠近,可是一把椅子可以,省地方还省钱,恰如云谲波诡的事情,发展到每一步,都需要舍弃。 
 
可能会出现争吵,但是大海总不可能永远是风平浪静,冰山迟早会融化,月光早晚会被停留在山峰后。 
 

 
 
肖战似乎是在认真的思考,在时针与分针中停止。明明只有两步的距离,他最终却摆出了一副起跑的姿势,兴致勃勃的十分幼稚的喊话,“好,你说的啊,那我过去了!” 
 


 
不是不明白,是因为太过明白。从来不是在回避,其实是在同意。 
 
在阳光下总是一个姿势,很容易烫脚,但如果向他奔跑,坏天气也是好天气。 
 
兄友弟恭的假象需要两个人合作,可是撕裂这层假象,也需要两个人的配合。他们的默契浑然天成,一个在前进,一个就在鼓励。所有的冲动是自然的,所有的不敢置信意想不到,也是自然的。 
 
因为统统出自于爱情,手脚不协调的似乎在被对方控制,游刃有余的亲吻,其实身体内的心脏跳的快的剧烈。只是两个人都青涩无法分辨,到底是谁先动了心。

 
 
不过是幼稚的、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的,爱情把戏。 








——

所以和气味有什么关系 我写的abo不过是披了abo的皮的纯正校园恋爱故事(
 
阿重看发现进度条被拉快了,还有很多想写的都没写到,那么下一篇再写8


所以我可以求评论嘛( ; ; )

评论

热度(2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