🐰致我的兔子先生

搞到真的了。

到底为什么不停喊我太太大大
喊我名字就好了啊……
只不过我住北京比较容易看见人 又正好有相机和资金就去见人了
会剪点东西写文p图也不是什么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啊
就像你喜欢跑步我不喜欢跑步一样啊
别把我捧上神坛一样好吗……

“超话生日应援我们缺个会ps的谁帮帮忙”
我上吧
“还缺个文案”
没事我也是文案 要求都甩过来吧
“想看他俩跳舞”
行我下次找素材剪个双人舞
“贱贱你的文呢”
车在开了在开了

过几天还要扛炮上前线 剧组探班找关系找消息我没出力吗
这样还天天有人骂我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好lay🙉

请问老夏为什么对我手速这么有信心

给我的宝贝写文了

少男心思

我的砖,我好爱你

一块砖:


我编的 éƒ½æ˜¯å‡çš„ è®¤çœŸä½ å°±è¾“了 狮子座的男孩真的很霸道滴


前言不搭后语 è·‘题后努力掰回




努力为自己找到理由:为森么大晚上还带帽子(其实我知道是因为形象但是给我个理由!)






cr@Lindsay-麋鹿(wb












谈恋爱很辛苦的。 
 
好友都打趣,说为什么是官配还不营业,自己只能装作很正常的笑,打太极一样的把话题绕过去。等到别人不再注意的时候默默松口气,庆幸自己智商在线,没有露陷。 
 
但是假装陌生人太久也会累,弄真作假比弄假作真要费心思,所有的蛛丝马迹都要仔细的抹去,就连身边的助理,也要让他觉得“只是普通同事啊”的关系,因为一旦暴露了,就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在暗处接吻拥抱,总比永远不能见面要好。 
 
但是,恋爱中的人总喜欢耍些小心思,喜欢在别人可能会注意但又不会深想的地方花心思。 
 
 
 
分开前一晚是庆功宴,大家都喝了点,白的啤的还是什么的,反正桌上都摆满了。 
 
回去酒店的路上保姆车来接,肖战和女演员站在路旁说话,站的很直,和旁边的电线杆子一样。王一博从饭店出来,小跑着过来拉住了肖战的小臂。 
 
女演员的车恰好来了,冲他们笑着挥了挥了手,“那我走了啊,你们回去后让酒店准备点醒酒茶,宿醉不好受着呢。” 
 
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,说:“几天后见。” 
 
“那几天后见。” 
 
之后转过身去路口,车还等在那里。王一博抓着肖战的手肘,知道肖战肯定喝醉了,对方身上传来很浓的酒气,醇香浓厚,嘴唇也殷红,眼尾露出像红酒一样的艳色。 
 
王一博拍拍他的手臂,“醉了吗?” 
 
肖战好像笑了下,“你说呢?你没有啊?” 
 
王一博附和着夸张的嗯了一声,“我也醉了。” 
 
前方亮起了灯,是两辆保姆车,各自的助理过来接人。看到肖战的脸,哎了一声,“怎么这么红呀,这是喝了多少。” 
 
肖战和她一本正经的解释,“两杯。”说着举起了手。 
 
助理沉默了下,“……哥,你这是三根手指头。” 
 
大家一起笑了起来,助理就要过来扶肖战,王一博却笑着开了口,“我来吧,他很沉的。” 
 
助理愣了下,“不麻烦了吧王老师,我来就可以。” 
 
可是王一博已经很霸道的揽过了肖战的肩,“我来。”助理只好看着两个人往车那里走。 
 
等到了上车的时候,助理又发现问题了,叫住王一博,“老师,您的车在那边。” 
 
王一博这次连头都没有回,“我和他坐一辆,正好看着他。” 
 
那辆保姆车的司机都傻了,车上王一博的助理也傻了,看着王一博关上了车门,他们也无话可说,只好挥了挥手,“行吧,那我们在后边跟着吧,你们先开。” 
 
 
到了酒店才发现麻烦。 
 
肖战好像睡过去了,头靠在王一博的肩上,一只手抱着王一博的腰,助理觉得这也太丢人了吧,两个人抱这么紧。就要过来扶肖战,结果扶了半天都挪动不了半分。王一博就朝助理要了房卡。 
 
助理觉得今天晚上哪里都不对,但让她去照顾肖战也不好,男人照顾男人,应该方便些。 
 
于是房卡就落入了王一博的手中了。 
 
 
两个人的房间本身也是斜对门,王一博扶着肖战开了房门,把人放在了床上,又回去关了门,再回来,肖战已经自己爬起来靠着床头了。 
 
王一博过去坐了另外半边床,拿手在肖战眼前晃了晃,“嗯?” 
 
肖战打开了他的手,“我还很清醒的。” 
 
他今天穿了件圆领口的黑色衣服,锁骨突兀的出现在外边,像是波澜起伏的山丘,漂亮的精细。 
 
王一博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醉了,本来刚才在车上他还觉得自己很清醒,肖战软软的靠在他怀里他也觉得不怎么样,好像自己真的坐怀不乱一样。 
 
但是现在,酒店暖色灯光下,肖战靠在床头从下向上看人,王一博就觉得不行了。 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CBC78ojBCGgZuELd/ ç‚¹å‡»é“¾æŽ¥æŸ¥çœ‹ã€Œå°‘男心思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 
 
 
 
 
王一博,小年轻,这二十年来从没有过这样欲望上头的时候。泄出来了就可以了,他之前一直这样想的。和肖战做了一次后,他又觉得,草草做完有点辜负的感觉。 
 
最让王一博不舒服的,是肖战很多次都不配合他。他做起来很容易不顾及,这里那里都留下印子,有一次上妆,化妆师问肖战昨晚被蚊子咬了吗?胳膊上红色的淤痕好几块。 
 
肖战当时耳朵红透了,嗯嗯啊啊的应付过去了,下了戏就在微信上警告王一博。 
 
王一博觉得这些都是小问题,但是下一次做,他还是注意了点,没有在暴露在外的皮肤上留下痕迹。 
 
他觉得自己活得也太委屈了吧,留几个吻痕彰示一下所有权不行吗?他倒是很愿意肖战来咬他,但肖战那个时候一般没有力气了,想留也没有办法留。 
 
 
 
肖战和他很认真的说过这件事,王一博又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他最烦肖战用年龄来压他,一副大哥哥说教的模样。 
 
这之后王一博就安分了许多,做的时候很少留下痕迹,只不过做的激烈后他控制不住力道,肖战的脖子上锁骨上,还是有清晰可见的红痕。 
 
做完后王一博也觉得不好意思,好在胳膊上腿上的红痕可以用长衣长裤来遮掩,锁骨上脖子上的王一博又借来粉底给肖战打上。他们不敢让助理和化妆师来,好在也看过那么多次,手忙脚乱的遮上看不见了,两个人都松了口气。 
 
叫的车也来了,肖战不好再耽搁,走之前隔空点王一博的额头,让他等着。 
 
下了楼后肖战站在车外等助理打完电话,手机震个不停,王一博在房间里给他发消息,一连串都是他自己的表情包,还夹杂着几张佩佩,都是“我错啦”“对不起”“原谅我”之类的。 
 
 
 
 
隔了一天后再见,肖战倒表现的平常,王一博提前在微信上问他,说天气这么热,不要穿太多。记得戴一顶帽子。 
 
肖战真想从三里屯把手机扔过去,砸到昌平。他一字一字的回复王一博,说我胳膊上大腿上的怎么遮? 
 
隔了会儿,王一博又问他,你今天穿什么?到贵州要好几个小时,穿一条长裤子吧。 
 
肖战这时候已经回来了,靠在沙发上玩手机,看到消息又去看了眼衣服,回王一博,我穿了条黑色的长裤子。还附了张自己的衣服照片。 
 
他心里还觉得挺安慰,狮子座的男生关心起你来还是很暖的。 
 
那边回了声好。之后就没有了。 
 
 
等到了机场肖战才反应过来对方为什么要问他穿什么。 
 
他目瞪口呆的绕着王一博转,白上衣黑裤子,他们两个连裤子版型都一样。 
 
王一博还很平常的看着他,问他:“小臂上的下去了吗?” 
 
肖战抬起手给他看,早没了印子。又问罪:“穿这样,和我情侣装吗?” 
 
 
 
 
王一博一直想宣示主权,他那天在网上查了好久,问如何才能曲解的宣布对方是自己男朋友? 
 
有人回复他,情侣装啊,但不要太像,这样别人即会觉得你俩有问题又不能直接证明你俩有问题。 
 
王一博醍醐灌顶,在房间内旁若无人的哦了半天,翻箱倒柜找出了自己的衣服,自己照了半天,觉得太完美了。 
 
现在他很满足,原来还有除了留印子更能表明这个人是自己的的方法。可是他左看右看,没看到帽子,于是又立马不满足了,问肖战:“为什么不戴帽子?” 
 
肖战看了眼他的白帽子,无语的从背包侧兜拿出了自己的帽子,“刚才在车上就装进去了。” 
 
那是一顶黑帽子。 
 
王一博表情似乎很欣慰,又不忘嘱咐肖战,“等会记得戴着,今天很热的。” 



其实飞机是八点的,晒也晒不到哪里去。 
 
但是肖战还是很配合的点了点头,把帽子戴到了头上。这太像情侣装了。肖战自己也默默的想,我又不是21,为什么还要和他一起胡闹。 
 
只是,最终还是这样黑白配的登机了。 
 
 
 
 



少男心思

一块砖:


我编的 éƒ½æ˜¯å‡çš„ è®¤çœŸä½ å°±è¾“了 狮子座的男孩真的很霸道滴


前言不搭后语 è·‘题后努力掰回




努力为自己找到理由:为森么大晚上还带帽子(其实我知道是因为形象但是给我个理由!)






cr@Lindsay-麋鹿(wb












谈恋爱很辛苦的。 
 
好友都打趣,说为什么是官配还不营业,自己只能装作很正常的笑,打太极一样的把话题绕过去。等到别人不再注意的时候默默松口气,庆幸自己智商在线,没有露陷。 
 
但是假装陌生人太久也会累,弄真作假比弄假作真要费心思,所有的蛛丝马迹都要仔细的抹去,就连身边的助理,也要让他觉得“只是普通同事啊”的关系,因为一旦暴露了,就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在暗处接吻拥抱,总比永远不能见面要好。 
 
但是,恋爱中的人总喜欢耍些小心思,喜欢在别人可能会注意但又不会深想的地方花心思。 
 
 
 
分开前一晚是庆功宴,大家都喝了点,白的啤的还是什么的,反正桌上都摆满了。 
 
回去酒店的路上保姆车来接,肖战和女演员站在路旁说话,站的很直,和旁边的电线杆子一样。王一博从饭店出来,小跑着过来拉住了肖战的小臂。 
 
女演员的车恰好来了,冲他们笑着挥了挥了手,“那我走了啊,你们回去后让酒店准备点醒酒茶,宿醉不好受着呢。” 
 
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,说:“几天后见。” 
 
“那几天后见。” 
 
之后转过身去路口,车还等在那里。王一博抓着肖战的手肘,知道肖战肯定喝醉了,对方身上传来很浓的酒气,醇香浓厚,嘴唇也殷红,眼尾露出像红酒一样的艳色。 
 
王一博拍拍他的手臂,“醉了吗?” 
 
肖战好像笑了下,“你说呢?你没有啊?” 
 
王一博附和着夸张的嗯了一声,“我也醉了。” 
 
前方亮起了灯,是两辆保姆车,各自的助理过来接人。看到肖战的脸,哎了一声,“怎么这么红呀,这是喝了多少。” 
 
肖战和她一本正经的解释,“两杯。”说着举起了手。 
 
助理沉默了下,“……哥,你这是三根手指头。” 
 
大家一起笑了起来,助理就要过来扶肖战,王一博却笑着开了口,“我来吧,他很沉的。” 
 
助理愣了下,“不麻烦了吧王老师,我来就可以。” 
 
可是王一博已经很霸道的揽过了肖战的肩,“我来。”助理只好看着两个人往车那里走。 
 
等到了上车的时候,助理又发现问题了,叫住王一博,“老师,您的车在那边。” 
 
王一博这次连头都没有回,“我和他坐一辆,正好看着他。” 
 
那辆保姆车的司机都傻了,车上王一博的助理也傻了,看着王一博关上了车门,他们也无话可说,只好挥了挥手,“行吧,那我们在后边跟着吧,你们先开。” 
 
 
到了酒店才发现麻烦。 
 
肖战好像睡过去了,头靠在王一博的肩上,一只手抱着王一博的腰,助理觉得这也太丢人了吧,两个人抱这么紧。就要过来扶肖战,结果扶了半天都挪动不了半分。王一博就朝助理要了房卡。 
 
助理觉得今天晚上哪里都不对,但让她去照顾肖战也不好,男人照顾男人,应该方便些。 
 
于是房卡就落入了王一博的手中了。 
 
 
两个人的房间本身也是斜对门,王一博扶着肖战开了房门,把人放在了床上,又回去关了门,再回来,肖战已经自己爬起来靠着床头了。 
 
王一博过去坐了另外半边床,拿手在肖战眼前晃了晃,“嗯?” 
 
肖战打开了他的手,“我还很清醒的。” 
 
他今天穿了件圆领口的黑色衣服,锁骨突兀的出现在外边,像是波澜起伏的山丘,漂亮的精细。 
 
王一博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醉了,本来刚才在车上他还觉得自己很清醒,肖战软软的靠在他怀里他也觉得不怎么样,好像自己真的坐怀不乱一样。 
 
但是现在,酒店暖色灯光下,肖战靠在床头从下向上看人,王一博就觉得不行了。 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CBC78ojBCGgZuELd/ ç‚¹å‡»é“¾æŽ¥æŸ¥çœ‹ã€Œå°‘男心思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 
 
 
 
 
王一博,小年轻,这二十年来从没有过这样欲望上头的时候。泄出来了就可以了,他之前一直这样想的。和肖战做了一次后,他又觉得,草草做完有点辜负的感觉。 
 
最让王一博不舒服的,是肖战很多次都不配合他。他做起来很容易不顾及,这里那里都留下印子,有一次上妆,化妆师问肖战昨晚被蚊子咬了吗?胳膊上红色的淤痕好几块。 
 
肖战当时耳朵红透了,嗯嗯啊啊的应付过去了,下了戏就在微信上警告王一博。 
 
王一博觉得这些都是小问题,但是下一次做,他还是注意了点,没有在暴露在外的皮肤上留下痕迹。 
 
他觉得自己活得也太委屈了吧,留几个吻痕彰示一下所有权不行吗?他倒是很愿意肖战来咬他,但肖战那个时候一般没有力气了,想留也没有办法留。 
 
 
 
肖战和他很认真的说过这件事,王一博又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他最烦肖战用年龄来压他,一副大哥哥说教的模样。 
 
这之后王一博就安分了许多,做的时候很少留下痕迹,只不过做的激烈后他控制不住力道,肖战的脖子上锁骨上,还是有清晰可见的红痕。 
 
做完后王一博也觉得不好意思,好在胳膊上腿上的红痕可以用长衣长裤来遮掩,锁骨上脖子上的王一博又借来粉底给肖战打上。他们不敢让助理和化妆师来,好在也看过那么多次,手忙脚乱的遮上看不见了,两个人都松了口气。 
 
叫的车也来了,肖战不好再耽搁,走之前隔空点王一博的额头,让他等着。 
 
下了楼后肖战站在车外等助理打完电话,手机震个不停,王一博在房间里给他发消息,一连串都是他自己的表情包,还夹杂着几张佩佩,都是“我错啦”“对不起”“原谅我”之类的。 
 
 
 
 
隔了一天后再见,肖战倒表现的平常,王一博提前在微信上问他,说天气这么热,不要穿太多。记得戴一顶帽子。 
 
肖战真想从三里屯把手机扔过去,砸到昌平。他一字一字的回复王一博,说我胳膊上大腿上的怎么遮? 
 
隔了会儿,王一博又问他,你今天穿什么?到贵州要好几个小时,穿一条长裤子吧。 
 
肖战这时候已经回来了,靠在沙发上玩手机,看到消息又去看了眼衣服,回王一博,我穿了条黑色的长裤子。还附了张自己的衣服照片。 
 
他心里还觉得挺安慰,狮子座的男生关心起你来还是很暖的。 
 
那边回了声好。之后就没有了。 
 
 
等到了机场肖战才反应过来对方为什么要问他穿什么。 
 
他目瞪口呆的绕着王一博转,白上衣黑裤子,他们两个连裤子版型都一样。 
 
王一博还很平常的看着他,问他:“小臂上的下去了吗?” 
 
肖战抬起手给他看,早没了印子。又问罪:“穿这样,和我情侣装吗?” 
 
 
 
 
王一博一直想宣示主权,他那天在网上查了好久,问如何才能曲解的宣布对方是自己男朋友? 
 
有人回复他,情侣装啊,但不要太像,这样别人即会觉得你俩有问题又不能直接证明你俩有问题。 
 
王一博醍醐灌顶,在房间内旁若无人的哦了半天,翻箱倒柜找出了自己的衣服,自己照了半天,觉得太完美了。 
 
现在他很满足,原来还有除了留印子更能表明这个人是自己的的方法。可是他左看右看,没看到帽子,于是又立马不满足了,问肖战:“为什么不戴帽子?” 
 
肖战看了眼他的白帽子,无语的从背包侧兜拿出了自己的帽子,“刚才在车上就装进去了。” 
 
那是一顶黑帽子。 
 
王一博表情似乎很欣慰,又不忘嘱咐肖战,“等会记得戴着,今天很热的。” 



其实飞机是八点的,晒也晒不到哪里去。 
 
但是肖战还是很配合的点了点头,把帽子戴到了头上。这太像情侣装了。肖战自己也默默的想,我又不是21,为什么还要和他一起胡闹。 
 
只是,最终还是这样黑白配的登机了。 
 
 
 
 



你真的见过就三千粉丝的粉头吗🤗我都说了我个人号

哇我没想到我真成你圈粉头了 骂个肖战家公司就要被说cpf粉头不要脸 球球你长点脑子好不好

ABO/气味 5 (完结)

一块砖:

今天的我能否拥有评论


再次修改了下





5.





从主任办公室出来,距离下课还有半个多小时。肖战抬腕看了看表,在是否回教室中犹豫不决。 
 
后边的人问他,“不是要找家长,你怎么来了?” 
 
肖战还没有做出决定,心不在焉的回答他,“你爸妈没有时间啊,只好让我来了。”

那天的打架事件,王一博就算是正义的一方也被叫过去谈话了,找家长的电话转了两拨人,最终还是肖战隆重登场。

 
 
回答完终于做出了决定,回过头说:“那我先回教室了,你也——”

后边句话被吞了回去,因为王一博抓住了他的手腕,拉着他往自己身边拽,“还有半个多小时就下课了,我们提前出去吃饭。” 
 
这个提议听起来很不错。肖战也不是遵守校规一板一眼的好学生,提前出去吃饭可以避开人流,甚至回来后在教室里可以小睡一觉,第四节课也是音乐赏析课,翘掉也无所谓。这样,怎么想都很划算。 
 
但是,那也不能和王一博一起。 
 
肖战心里算盘打得响,再抬起头来,开口很严肃的告诫学弟,“你怎么能这样,翘课不对不知道吗,回去上你的课去。” 
 
王一博看着他不说话,就在肖战以为他要反驳的时候,王一博微微勾起了唇角,居然真的松开了手,答道:“好吧,那我走了。” 
 
真的往西校区的方向走了。 
 
肖战不敢置信他会这么听话,实在是不相信自己在对方心里还有威严存在。他懵懵的也往东校区的方向走,走了几步后回头再看,王一博早已没了影子。 
 
肖战自言自语,吃错药了吗,这么乖。








 
 
等十多分钟后,在校门口的面馆,肖战就收回了之前的想法。 
 
点的面还没有上,老板娘在柜台后边嗑瓜子看电视,门口的帘子忽然拉开了,一个声音毫无遮掩的闯了进来,“一碗面,多放醋和香菜。” 
 
肖战猛地抬头,王一博穿着深蓝色的制服站在那里,逆着光看向这边,一手插兜,头微微偏着,脸上看不清什么表情,飘过来的声调却很高,“你也在这里啊?” 
 
肖战心里尴尬死了,让别人回去上课自己却遛了出来。嗯了一声,手不受控制的抬起来挥了挥,“好,好巧。” 
 
王一博径直走了过来,拉了一把椅子出来坐下,托着腮看他,“真的巧。” 
 
语气怎么听怎么像讽刺。 
 
肖战很想要教育他,但底气不足,王一博看起来比他还要理直气壮,表情堪比吃了鸡后的黄鼠狼。 
 
更何况肖战自己也知道,不想和对方一起出来吃饭,用蹩脚的理由把对方支开的原因,其实都是昨晚。 



 
 
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口就毫无回旋的余地,并不是不敢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,说是害怕不如说是意想不到,连自己都意想不到自己可以如此坦诚的说出“我有啊”。 
 
肖战并不是很软弱的人,喜欢了去追求,在一起了就公开,其实很坦然。只是面对王一博,不是他刻意的装聋做瞎,而是自己的身体都根本不受控制,无论是对视还是笑,他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身体自己已经先行一步了。 
 
“我有啊”或许不是被逼迫后不经思考说出的话,而是莫名其妙心理作用下唯一不敢直面的心里话,所以说出来后才觉得震惊,毕竟他大了一岁,知道秘密存在的理由。 
 
从来不是为了心照不宣。 
 
 








 
 
吃完后逆着人流回去,走到校门口,肖战突然哎了一声。 
 
王一博回头看他,“怎么了?” 
 
肖战表情很怪,纠结半天,突然扑过来用手抓住他,“你这边走吧。” 
 
肖战一直很抗拒身体接触,今天这么主动,实在太反常。王一博偏不听他的话,反手握住手腕上的手,问他,“为什么?” 
 
他们两个在校门口拉扯,光天化日之下有点刺眼,肖战啊了半天,没找出借口,眼睛向后一瞄,突然瞪大了眼。 
 
王一博一直盯着他,刚要出声询问,身后突然有一个女生期期艾艾的开口,“王、王一博?” 
 
王一博没有回头,看到肖战脸上露出了“要死了”的表情,差点笑出来。 
 
那个女生也看到了肖战,啊了一声,“战神?你也在?” 
 
她的视线在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手上转了一圈,“你们在……?” 
 
王一博还没说话,肖战就抢着开口了,“他想去吃火锅,我不让。” 
 
女生从来不是好骗的,瞪大眼睛,终于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,“你们,早就认识?关系这么好?可是当初我……”


 
众所周知,西校区的王一博从来不和别人有过密的肢体接触,长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,被他看一眼都好像冷了三度,何谈靠近。可是现在,肖战和王一博站得这么近,两个人却自然无比。 
 
好像从未分离过。 




肖战知道女生在当初什么。当初让他给送情书,他一副“大家都不熟”的样子,现在却和人在校门口这么亲密,表面一套背地一套,肖战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。


 
他想不出理由,用眼睛一下一下的瞄王一博。这次王一博抢先开口了。他的手从肖战的手腕上离开,很自然的顺着制度的车线勒住对方的肩膀,往自己怀里一带,肖战被他勒的肩膀缩了起来,怪可怜的挤在胸前,脸上露出了惊恐和假装镇定的笑容。 
 
王一博嘴角带笑的说,“这是我战哥。” 
 
 
 
 


 
等离开了人潮,肖战用手肘去怼对方的小腹,王一博假装受伤一样弯了腰,胳膊却越勒越紧。




两个人头靠着头,发梢亲密无间的交叉相和,肖战恶狠狠的问他:“痛不痛?” 
 
王一博的笑隐秘在阴影里,拉对方的手去摸他的腹肌,隔着制服都觉出滚烫来,肖战吓得手拼命向后缩,王一博手比他大,牢靠的包住他,流氓一样的调笑,“不痛,就是很痒。” 
 
肖战的手最终还是被强迫着摸上了对方的腹肌,可是刚刚按上,肖战就突然弯起手去挠王一博的腰。没有料想到他会来这招,王一博痒的立刻收回了手。




肖战猖狂的笑着跑远了,跑了一会儿,看王一博还在原地,立马收了笑,以为自己把对方挠疼了,小跑着回来站在王一博面前,满眼的担心,问他,“怎么啦?没事吧?我弄痛你了吗?” 
 
 
他担心人的时候语气软软的,表情真挚无比,大概谁都不会忍心去责怪他。 
 
刚才他跑回来,踩着光逆着光,头顶的树叶间隙透下来的丝丝缕缕的光线编织在他的脸上和身上,每一次动作都跃动着光斑,像踩在碧波荡漾的水里,被太阳晒过很烫,摸起来温柔的暖暖的,让人想沉溺。 
 
应该没有人会去忍心苛责他与伤害他,月光皎洁无瑕,温柔的像是一汪水,他的脸上都是荡影,明明相隔千里,却又真实的存在眼前。 
 
得到他像奢求。 
 
 


 
 
王一博不回答,却静静地看着他,在沉默长达一个世纪后,他突然问,“为什么刚才不让我和那个女生碰面?” 
 
肖战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,愣了几秒后眼睛迅速眨了几下,黑黑的眼珠滚动好几圈。应该是在想借口。所以王一博快速的跟上一句,“你在吃醋,对不对?” 
 
这一句话恍若晴天霹雳。肖战张了张嘴,王一博以为他要反驳的,结果他没有,似乎也接受了这样的事实,所以最终闭上了嘴。

肖战很不会撒谎,虽然平常打闹的时候,对方也会开出无伤大雅的玩笑骗人,但王一博确信,在感情这件事上,对方从来不会说一句谎话。


 


现在他的沉默几乎等于默认。



王一博觉得得到了鼓励,继续问,“送情书给我的,是不是她?” 
 
肖战这次回答得很快,“是她。”可能是觉得破罐子破摔了,又补充,“我那里还有她给你的生日礼物,你要不要?” 
 


 
 
王一博的一颗心快要飞起来了,在毒辣的太阳下和七彩光一起上升,心底一片熨贴,从头到脚都像泡在水里,满足感爆棚。

昨天晚上的他只是一滴水,刚刚得到了一点点的好处。只是说了“我有啊”,其实代表不了什么,王一博比肖战还要明白,动了心不代表会在一起。今天上午见到对方,肖战甚至一脸的平静,好像昨晚的事情不曾发生过。




王一博不是没有难过过,他怀疑这就是大了一岁的好处,会有一个附加技能,叫做厚脸皮,把别人的心搅成一团糟后就跑路,从来不负责收拾。
 
 
可是现在,他却想肖战一定没有听过别人陈述他的美丽,才会那么轻易的沦陷在他的幼稚把戏里,在几个亲吻中与他呼吸亲密。




他明明是万米高原上的孤高松柏,踩着光的影子和光捉迷藏,在星河岁月里熠熠生辉,却愿意陪他玩一次又一次的幼稚把戏。 
 
他从来都是最了解肖战的人,爱情会让人幼稚,心照不宣的也可以是默契而非秘密,不是年纪小就不知道想要的是什么,而是太知道,所以才可以热血无畏的去追求。 
 


 
他第一次这么轻快的笑了起来,眉飞色舞,很笃定的告诉肖战,“不如我们打个赌,我走了几步,你才会来追我。” 
 
他看到肖战笑了起来,应该是觉得这太幼稚了。可是幼稚的游戏如果是一个人玩,那么早晚会玩腻,可是两个人玩,就会觉得很得意,大概是觉得没有人会这么配合自己了,这么的心甘情愿,蒙上眼睛做亲密关系。 

 
于是他向前走,看到白鸽从东南角飞起,大片的白色棉软云朵漂浮着覆盖整个城市,信号杆拉出的线构成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地面的青苔已经形成了一条线。夏日的正午骄阳炙烤,可能会下雨,也可能不会,正如感情可能会升温,也可能低气压到冷锋过境。
 
 
肖战在后边突然叫住了他,“等一等。” 
 
他真的站住了脚,转过身去。肖战还是站在阳光下,正在笑,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觉得他太过自大而笑。
 
 
对方说,“你不知道大太阳下暴晒,会晒晕吗?” 
 
王一博伸开了手,摆出了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,“那你过来,我给你遮太阳。” 
 



 
爱情里也需要低头和退让,两把椅子摆在一起,永远会因为椅子腿和扶手问题不能真正靠近,可是一把椅子可以,省地方还省钱,恰如云谲波诡的事情,发展到每一步,都需要舍弃。 
 
可能会出现争吵,但是大海总不可能永远是风平浪静,冰山迟早会融化,月光早晚会被停留在山峰后。 
 

 
 
肖战似乎是在认真的思考,在时针与分针中停止。明明只有两步的距离,他最终却摆出了一副起跑的姿势,兴致勃勃的十分幼稚的喊话,“好,你说的啊,那我过去了!” 
 


 
不是不明白,是因为太过明白。从来不是在回避,其实是在同意。 
 
在阳光下总是一个姿势,很容易烫脚,但如果向他奔跑,坏天气也是好天气。 
 
兄友弟恭的假象需要两个人合作,可是撕裂这层假象,也需要两个人的配合。他们的默契浑然天成,一个在前进,一个就在鼓励。所有的冲动是自然的,所有的不敢置信意想不到,也是自然的。 
 
因为统统出自于爱情,手脚不协调的似乎在被对方控制,游刃有余的亲吻,其实身体内的心脏跳的快的剧烈。只是两个人都青涩无法分辨,到底是谁先动了心。

 
 
不过是幼稚的、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的,爱情把戏。 








——

所以和气味有什么关系 æˆ‘写的abo不过是披了abo的皮的纯正校园恋爱故事(
 
阿重看发现进度条被拉快了,还有很多想写的都没写到,那么下一篇再写8


所以我可以求评论嘛( ; ; ï¼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