🐰致我的兔子先生

搞到真的了。

少男心思

一块砖:


我编的 éƒ½æ˜¯å‡çš„ è®¤çœŸä½ å°±è¾“了 狮子座的男孩真的很霸道滴


前言不搭后语 è·‘题后努力掰回




努力为自己找到理由:为森么大晚上还带帽子(其实我知道是因为形象但是给我个理由!)






cr@Lindsay-麋鹿(wb












谈恋爱很辛苦的。 
 
好友都打趣,说为什么是官配还不营业,自己只能装作很正常的笑,打太极一样的把话题绕过去。等到别人不再注意的时候默默松口气,庆幸自己智商在线,没有露陷。 
 
但是假装陌生人太久也会累,弄真作假比弄假作真要费心思,所有的蛛丝马迹都要仔细的抹去,就连身边的助理,也要让他觉得“只是普通同事啊”的关系,因为一旦暴露了,就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在暗处接吻拥抱,总比永远不能见面要好。 
 
但是,恋爱中的人总喜欢耍些小心思,喜欢在别人可能会注意但又不会深想的地方花心思。 
 
 
 
分开前一晚是庆功宴,大家都喝了点,白的啤的还是什么的,反正桌上都摆满了。 
 
回去酒店的路上保姆车来接,肖战和女演员站在路旁说话,站的很直,和旁边的电线杆子一样。王一博从饭店出来,小跑着过来拉住了肖战的小臂。 
 
女演员的车恰好来了,冲他们笑着挥了挥了手,“那我走了啊,你们回去后让酒店准备点醒酒茶,宿醉不好受着呢。” 
 
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,说:“几天后见。” 
 
“那几天后见。” 
 
之后转过身去路口,车还等在那里。王一博抓着肖战的手肘,知道肖战肯定喝醉了,对方身上传来很浓的酒气,醇香浓厚,嘴唇也殷红,眼尾露出像红酒一样的艳色。 
 
王一博拍拍他的手臂,“醉了吗?” 
 
肖战好像笑了下,“你说呢?你没有啊?” 
 
王一博附和着夸张的嗯了一声,“我也醉了。” 
 
前方亮起了灯,是两辆保姆车,各自的助理过来接人。看到肖战的脸,哎了一声,“怎么这么红呀,这是喝了多少。” 
 
肖战和她一本正经的解释,“两杯。”说着举起了手。 
 
助理沉默了下,“……哥,你这是三根手指头。” 
 
大家一起笑了起来,助理就要过来扶肖战,王一博却笑着开了口,“我来吧,他很沉的。” 
 
助理愣了下,“不麻烦了吧王老师,我来就可以。” 
 
可是王一博已经很霸道的揽过了肖战的肩,“我来。”助理只好看着两个人往车那里走。 
 
等到了上车的时候,助理又发现问题了,叫住王一博,“老师,您的车在那边。” 
 
王一博这次连头都没有回,“我和他坐一辆,正好看着他。” 
 
那辆保姆车的司机都傻了,车上王一博的助理也傻了,看着王一博关上了车门,他们也无话可说,只好挥了挥手,“行吧,那我们在后边跟着吧,你们先开。” 
 
 
到了酒店才发现麻烦。 
 
肖战好像睡过去了,头靠在王一博的肩上,一只手抱着王一博的腰,助理觉得这也太丢人了吧,两个人抱这么紧。就要过来扶肖战,结果扶了半天都挪动不了半分。王一博就朝助理要了房卡。 
 
助理觉得今天晚上哪里都不对,但让她去照顾肖战也不好,男人照顾男人,应该方便些。 
 
于是房卡就落入了王一博的手中了。 
 
 
两个人的房间本身也是斜对门,王一博扶着肖战开了房门,把人放在了床上,又回去关了门,再回来,肖战已经自己爬起来靠着床头了。 
 
王一博过去坐了另外半边床,拿手在肖战眼前晃了晃,“嗯?” 
 
肖战打开了他的手,“我还很清醒的。” 
 
他今天穿了件圆领口的黑色衣服,锁骨突兀的出现在外边,像是波澜起伏的山丘,漂亮的精细。 
 
王一博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醉了,本来刚才在车上他还觉得自己很清醒,肖战软软的靠在他怀里他也觉得不怎么样,好像自己真的坐怀不乱一样。 
 
但是现在,酒店暖色灯光下,肖战靠在床头从下向上看人,王一博就觉得不行了。 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CBC78ojBCGgZuELd/ ç‚¹å‡»é“¾æŽ¥æŸ¥çœ‹ã€Œå°‘男心思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 
 
 
 
 
王一博,小年轻,这二十年来从没有过这样欲望上头的时候。泄出来了就可以了,他之前一直这样想的。和肖战做了一次后,他又觉得,草草做完有点辜负的感觉。 
 
最让王一博不舒服的,是肖战很多次都不配合他。他做起来很容易不顾及,这里那里都留下印子,有一次上妆,化妆师问肖战昨晚被蚊子咬了吗?胳膊上红色的淤痕好几块。 
 
肖战当时耳朵红透了,嗯嗯啊啊的应付过去了,下了戏就在微信上警告王一博。 
 
王一博觉得这些都是小问题,但是下一次做,他还是注意了点,没有在暴露在外的皮肤上留下痕迹。 
 
他觉得自己活得也太委屈了吧,留几个吻痕彰示一下所有权不行吗?他倒是很愿意肖战来咬他,但肖战那个时候一般没有力气了,想留也没有办法留。 
 
 
 
肖战和他很认真的说过这件事,王一博又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他最烦肖战用年龄来压他,一副大哥哥说教的模样。 
 
这之后王一博就安分了许多,做的时候很少留下痕迹,只不过做的激烈后他控制不住力道,肖战的脖子上锁骨上,还是有清晰可见的红痕。 
 
做完后王一博也觉得不好意思,好在胳膊上腿上的红痕可以用长衣长裤来遮掩,锁骨上脖子上的王一博又借来粉底给肖战打上。他们不敢让助理和化妆师来,好在也看过那么多次,手忙脚乱的遮上看不见了,两个人都松了口气。 
 
叫的车也来了,肖战不好再耽搁,走之前隔空点王一博的额头,让他等着。 
 
下了楼后肖战站在车外等助理打完电话,手机震个不停,王一博在房间里给他发消息,一连串都是他自己的表情包,还夹杂着几张佩佩,都是“我错啦”“对不起”“原谅我”之类的。 
 
 
 
 
隔了一天后再见,肖战倒表现的平常,王一博提前在微信上问他,说天气这么热,不要穿太多。记得戴一顶帽子。 
 
肖战真想从三里屯把手机扔过去,砸到昌平。他一字一字的回复王一博,说我胳膊上大腿上的怎么遮? 
 
隔了会儿,王一博又问他,你今天穿什么?到贵州要好几个小时,穿一条长裤子吧。 
 
肖战这时候已经回来了,靠在沙发上玩手机,看到消息又去看了眼衣服,回王一博,我穿了条黑色的长裤子。还附了张自己的衣服照片。 
 
他心里还觉得挺安慰,狮子座的男生关心起你来还是很暖的。 
 
那边回了声好。之后就没有了。 
 
 
等到了机场肖战才反应过来对方为什么要问他穿什么。 
 
他目瞪口呆的绕着王一博转,白上衣黑裤子,他们两个连裤子版型都一样。 
 
王一博还很平常的看着他,问他:“小臂上的下去了吗?” 
 
肖战抬起手给他看,早没了印子。又问罪:“穿这样,和我情侣装吗?” 
 
 
 
 
王一博一直想宣示主权,他那天在网上查了好久,问如何才能曲解的宣布对方是自己男朋友? 
 
有人回复他,情侣装啊,但不要太像,这样别人即会觉得你俩有问题又不能直接证明你俩有问题。 
 
王一博醍醐灌顶,在房间内旁若无人的哦了半天,翻箱倒柜找出了自己的衣服,自己照了半天,觉得太完美了。 
 
现在他很满足,原来还有除了留印子更能表明这个人是自己的的方法。可是他左看右看,没看到帽子,于是又立马不满足了,问肖战:“为什么不戴帽子?” 
 
肖战看了眼他的白帽子,无语的从背包侧兜拿出了自己的帽子,“刚才在车上就装进去了。” 
 
那是一顶黑帽子。 
 
王一博表情似乎很欣慰,又不忘嘱咐肖战,“等会记得戴着,今天很热的。” 



其实飞机是八点的,晒也晒不到哪里去。 
 
但是肖战还是很配合的点了点头,把帽子戴到了头上。这太像情侣装了。肖战自己也默默的想,我又不是21,为什么还要和他一起胡闹。 
 
只是,最终还是这样黑白配的登机了。 
 
 
 
 



评论

热度(239)